Menu

制茶生活营,出发布朗山

生态不能只存在于书本,践行是必要的,于是本次「制茶生活营」挑选了两天深入茶山,了解自然生态,寻茶采茶。


布朗山是普洱茶产区的新六大茶山之一,生态原始,山民淳朴;这里兰花与茶树共生,就是生态优异的象征;还有树木掩盖下的千年古寺,记载了布朗族亘古不变的信仰;

老曼桑6.jpg


与段老师合作制茶的老曼桑村长,一直践行着不打除草剂、不喷洒农药的承诺。与茶厂同心制作一口好茶,为传承,为自己,也为后代!


布朗族的通用表情是笑,爽朗中带着羞涩;布朗族的语言是歌唱,欢乐从心口流淌。


在大自然的力量和这群大山的子民面前,物质条件似乎都不重要了,当然当然,淳朴的村民已然把最好的给了我们!

老曼桑2.jpg


我们除了来亲近生态,也要制茶,听闻段老师的到来,村民们开心的采摘了家里的古树茶送来,看到一袋袋肥嫩鲜美的鲜叶,我切切实实的体会了农民的欣喜!


大山里的茶树鲜叶长得真好呀!!复壮茶园的叶子已然品质很高,然而古树茶叶的芽和叶啊,一只只如笋般傲立,果真如旗枪争战般神气!

老曼桑3.jpg


段老师一脸慈爱的看着这些鲜叶,笑眯眯的和我们说要感谢大自然呀,你看它们长得多好,今年的茶叶滋味肯定鲜美!


这么高品质的鲜叶基本只需要挑出小虫虫即可~拣选的过程中时不时能听到我们这群茶山临时工们的赞叹:你看你看,这一芽二叶,长得多漂亮哇~俨然一副老母亲看娃的欣慰~

老曼桑5.jpg


春茶季实际上是很忙碌的,这么好的茶叶到来,意味着我们要抓紧时间赶工,在最佳的时间内将完成制作。


段式制茶的标配是音乐,从巴赫协奏曲、到台湾高山族民歌、到非洲鼓舞、再到二泉映月,不同的音乐引领着不同的节奏韵律,制茶的过程也好像一支交响曲,有条不紊的进行着。

老曼桑14.jpg


炒茶环节段老师特地让我们围观村长炒茶,听闻布朗族每迁徙到新的地方第一件事就是种茶树,「不可一日无茶」的制茶基因真正长在骨子里。


高温的锅,村长不需要戴手套,即可边翻炒边翻拣,他炒得从容不迫、节奏自然,完全是感知着锅里的茶叶的状态进行着翻炒,还不是笑眯眯的回头和我们解释几句。

老曼桑15.jpg


茶叶出锅后就是捻揉了,不知道是不是以为身处环境的纯净,杂念特别少,我突然就通了,不需要用力过度茶叶也能在手里聚成团了,和着音乐的韵律起舞。


大山里没有通电,手机也没有信号,科技文明的存在感在这里低到了极点。村里今年刚装了太阳能发电机,但是负荷有限,我们在一盏应急灯的微弱灯光下,异常专注的捻揉着感知着手中的茶,没有任何干扰。


我记得那天的天上有零星的星星,耳边是高山族的音乐,天气不太冷,偶尔有风拂面,在一次次的揉捻中,我切实的感受到了自己,很踏实。这一天我们工作到了夜里十点才吃饭,身体有点累,心和神却格外轻松愉快!



DAY 2 

老曼桑8.jpg


第二天我们深入古茶山头,脚踩大地,背靠真正的苍天大树,听老师讲他的生态观。


段老师目前担任「台湾荒野保护基金会-执行长」,潜心研究茶的同时,也对自然生态保育投注极大的心力。


“想要做生态,绝对不是一两个环节而已,那样不究竟,也会很痛苦。生态谈的是关系,牵一发动全身,要有见事物本质的态度,要能看到万物事物之间的关系,一切都是关系……


所以想要做干净的茶,就要符合商业规律才能够持久,一念之间的暴利,让结果相差太远!所以我甚至会用高于市场的价格与农民约定:有机种植,不要使用除草剂和农药,邀请他们一起做一口好茶。这样他们的生活改善了,也会认可这是一件好事。


我们这一行,就是要每一个人都对了,才会有你要的东西!所以人很重要,要想到他们的需要。”

老曼桑1.jpg老曼桑12.jpg老曼桑7.jpg


最后离别时刻,段老师让我们围成一个圈,和村长村民告别。


老师说:村长村民们本不需要这样尽心尽力照顾我们,但是他们这么做了,这是对待朋友的方式!我们谢谢村长,和他好好的告别,也许这是你们这辈子唯一一次来到这里。


有人说老师我还要再来,老师淡淡的说:你怎么知道呢?


无时无刻的,老师都自自然然的告诉我们,我们只有现在。不要忧伤离别,也不要夸海口,只要过去的时光我们都认真的度过…

老曼桑10.jpg老曼桑9.jpg老曼桑13.jpg


下山的路上我盯着窗外的山景、树木、土路,越走越远,老曼桑村仿佛一个世外桃源留在了心里。


走着走着,手机信号恢复了,前一夜没发送出去的信息传了出去,突然感受到其实没有什么事是应该的。就像昨晚,有天有地,有人有茶,有什么是做不出来的呢?


愿我以后的时光也能常常有这样的时刻,回到天地之间,没有杂念,只有存在。


扫描二维码分享到微信